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首都我来了散文,「美文欣赏」情到深处无怨尤 爱比恨多一点生活感悟

时间:2020-05-25来源:读吧文学网

关于人生感悟的文章,《放言五首(其一)》白居易唐诗鉴赏 关于人生感悟的文章,《放言五首(其一)》白居易唐诗鉴赏

【原文】

放言

其一

朝真暮伪何人辨,古往今来底事无。

但爱臧生能诈圣,可知宁子解佯愚。

草萤有耀终非火,荷露虽团岂是珠。

不取燔柴兼照乘,可怜光彩亦何殊。

【赏析】

  予出佐浔阳,未届所任,舟中多暇,江上独吟,因缀五篇,以续其意耳。”据序雨后小故事全集文可知,这是公元815年(唐宪宗元和十年)诗人被贬赴江州途中所作。当年六月,诗人因上疏急请追捕刺杀宰相武元衡的凶手,遭当权围城 读后感者忌恨,被贬为江州司马。诗题“放言”,就是无所顾忌,畅所欲言。组诗就社会人生的真伪、祸福、贵贱、贫富、生死诸问题纵抒作者的己见,宣泄了对当时朝政的不满和对作者自身遭遇的忿忿不平。此诗为第一首,放言政治上的辨伪——略同于近世所谓识别“两面派”的问题。

  “朝真暮伪何人辨,古往今来底事无。”底事,何事,指的是朝真暮伪的事。首联单刀直入地发问:“早晨还装得俨乎其然,到晚上却揭穿了是假的,古往今来,什么样的怪事没出现过?可有谁预先识破呢?”开头两句以反问的句式概括指出:作伪者古今皆有,人莫能辨。

  “但爱臧生能诈圣,可知宁子解佯愚。”颔联两句都是用典。臧生,即春秋时的臧武仲,当时的人称他为圣人,孔子却一针见血地斥之为凭实力要挟君主的奸诈之徒。宁子,即宁武子,孔子十分称道他在乱世中大智若愚的韬晦本领。臧生奸而诈圣,宁子智而佯愚,表面上的作伪差不多,但性质不同。然而可悲的是,世人只爱臧武仲式的假圣人,却不晓得世间还有宁武子那样的高贤。

  “草萤有耀终非火,荷露虽团岂是珠。”颈联两句都是比喻,意思是:“草丛间的萤虫,虽有光亮,可它终究不是火;荷叶上的露水,虽呈球状,难道那就是珍珠吗?”然而,它们偏能以闪光、晶莹的外观炫人,人们又往往为兰州癫痫权威专科医院假象所蒙蔽。

  “不取燔柴兼照乘,可怜光彩亦何殊。”尾联紧承颈联萤火露珠的比喻,明示辨伪的方法。燔柴,语出《礼记·祭法》:“燔柴于泰坛。”这里用作名词,意为大火。照乘,指明珠。这两句是说:“倘不取燔柴大火和照乘明珠来作比较,又何从判定草萤非火,荷露非珠呢?”这就相当于谚语所说的:“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诗人提出对比是辨伪的重要方法。当然,如果昏暗到连燔柴之火、照乘之珠都茫然不识,比照也就失掉了依据。所以,最后诗人才有“不取”、“可怜”的感叹。

  这首诗,通篇议论说理,却不使读者感到乏味。诗人借助形象,运用比喻,阐明哲理,把抽象的议论,表现为具体的艺术形象了。而且八句四联之中,五次出现反问句,似疑实断,以问为答,不仅具有咄咄逼人的气势,而且充满咄咄怪事的感叹。从头至尾,“何人”、“底事”、“但爱”、 “可知”、 “终非”、 “岂是”、 “不取”、 “何殊”,连珠式的运用疑问、反诘、限制、否定等字眼,起伏跌宕,通篇跳荡着不可遏制的激情,给读者以骨鲠在喉、一吐为快的感觉。诗人的冤案是由于直言取祸,他的辨伪之说并非泛泛而发的宏论,而是对当时黑暗政治的针砭,是为抒发内心忧愤而做的《离骚》式的呐喊。

【作者介绍】

  白居易(772~846),唐代诗人。字乐天,号香山居士。生于河南新郑,其先太原(今属山西)人,后迁下邽(今陕西渭南东北)。贞元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元和年间任左袷遗及左赞善大夫。后因上表请求严缉刺死宰相武元衡的凶手,得罪权贵,贬为江州司马。长庆初年任杭州刺史,宝历初年任苏州刺史,后官至刑部尚书。在文学上,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其诗语言通俗,人有“诗魔”和“诗王”之称。和元稹并称“元白”,和刘禹锡并称“刘白”。有《白氏长庆集》传世。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

  无意间翻起了一部闲置已久的旧电话,倏然,挂号薄上“老爸”两个字印入了眼帘,一下子,我的眼眶湿润,而心海汹涌了……

内蒙古癫痫病医院哪里好

  已经好久,没有拨打这个电话号码了!

  正因,我的父亲——不能再接听我的电话了。

  2012年8月10日,父亲突发短暂的脑缺血征象,继而8月25日选取做了脑支架手术,却半途失败,现在,他已经失去语言功效,右侧肢体瘫痪了!。

  那样的老骥伏枥的父亲,就如许地病倒了!

  从前,父亲是一个脑筋极其智慧的农村人,担任过缫丝厂、砖厂厂长,当过村干部,直到退休以后还一贯做着养大车、倒卖木料的买卖,不能说是个乐成人士,可也攥了不少的钱,是七十年月,我们谁人小镇上的第一个万元户。

  贤良淑德的母亲,任劳任怨地筹划家务,日复一日地精心照料着本身深爱的男生,和四个宝物后代的饮食起居,过着人给家足的糊口。

  不意,许愿灯有一天,父亲竟不测地传出了绯闻,用现在的话说,父亲有了“小三”,在谁人思想守旧的年月,是风行一时的爆炸性新闻,这让思想传统却性忽略作文格刚强的母亲,痛侧心扉,她不愿听父亲诠释,亦不愿原谅父亲。

  年青气盛的怙恃,从此最先了漫长的“男女双打”的糊口。

  用针尖和麦芒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联,实不为过。哥哥和两个姐姐都上小学去了,幼不更事的我,常常会看到母亲的眼泪和身体受到的创伤。

  我们兄妹四个,也经常会在夜里被他们的打闹声吵醒,吓得魂飞魄散而哭得稀里哗啦,我从心底里可怜母亲,怨恨父亲,加之父亲素来一本正经,我对父亲既恨又畏,险些没有感觉到父爱。

  一次,母亲在和父亲打斗之后,却给本身一番精心妆扮,又是穿新衣,又是擦粉儿,让年幼的我,隐约地感受到母亲的不正常。

文章网站  果真,母亲来到了厨房,打开来那坛卤水,欲喝下去。我吓得哇哇大哭,一下子扑在了坛子上,小小的身子,正好做了坛盖儿,听凭母亲拍打我的屁股,就是不愿脱离。末了,那坛卤水打坏了!我惊吓的心,才稍稍安宁,然后便是跬步不离母亲。母亲看着可怜丐丐的惊吓过分的我,哭花了脸,末了忍不住和我抱头痛哭,她承诺昆明癫痫治疗#!好医院不会脱离我,说就算是和父亲仳离,也会带着我走。

  我怕极了如许的糊口,从此常常会向往着母亲能带我脱离哪里,去过新的糊口。

  日子就是如许在重复地打闹和惊吓中滑过,母亲一贯也没有带我走,而我也已经上了小学三年级了。

  一天,我和二姐下学回家,竟然在父亲上放工的路上,捡到了一封信。其时的我,还不能完全读下来那封信。但我也看大白了,信是写给父亲的,而写信的人,就是妈妈经常咒骂的谁人小狐狸精。她说她怀了父亲的孩子,对峙要父亲娶她,并要求父亲给她一大笔产业来养孩子。

  二姐把信拿给了母亲,母亲流着泪将它读完,哀痛不已后大病一场,父亲最先祈求母亲看在四个孩子的面上原谅他,母亲这才知道,本来谁人女生设计了父亲,并缠上了父亲,。那一天,自满的父亲涕泗横流,我讶异地看着这个钢铁般的男生云云软弱的一面,也看到了刚强的母亲末了,末了变得和顺,她承诺了我的读书心得父亲的请求,只要父亲和谁人女生隔离交往,她会善待谁人女生的孩子。

  果真,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生,说到做到,没有再和谁人女生交往。之后,听邻人们议论,实在谁人女生底子没怀上孩子,她一贯世界上最美的离别都只是为了弄到父亲的钱。不久以后,她看到局势已去,也末了找到一个仳离男生远嫁异乡。那件事,总算是平息了,怙恃不再打斗,日子似乎走上了正常轨道,我也最先繁忙学业,没有再注重到怙恃之间的情感转变。

  几年之后,我考上了照顾护士学校,父亲亲自扛着行李包裹,陪我坐上两三个小时的火车,去上新学校。我第一次出了这么远的门,不免畏惧,父亲却是见多识广,摆设好了我入校的统统事宜。在父亲扛着行李包裹,艰苦地走上了五楼,找到我的宿舍时,那一刻,我看着气喘吁吁而大汗淋漓的父亲,突然间感受到,父亲居然有些老了!那一刻,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照旧爱我的,而我,也是爱父亲的!

  在之后的每一年放寒暑假回家时,我愈来觉察怙恃正以飞快的速率老去,而母亲比父亲老得更快,而且,母亲和父亲也一贯连续着淡淡的关联。本来,在我的忽视里,他们早已经分家北京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多年了!

  母亲越是淡然,而不会表达情感的父亲的性情,也就变得越来越坏,他们俩个近年轻时更为频仍地震手打斗,我觉得平息的日子,实在早就不复存在了。就在我们四个后代相继成婚立室以后,家里只剩下他们俩个,照旧会听到他们打闹的动静。

  昔时,我从前觉得母亲会兑现信誉,脱离父亲,然而在父亲痛改前非之后,她虽然只字不提仳离,和平时一样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但却是对父亲敬而远之了。本来,在母亲的心里,谁人令她受伤的心结还在!

  直到三年前父亲病重,母亲居然自动搬回到了父亲的房间来住!

  尤其在父亲方才出院,病情较重时,母亲也和我们一样,没日没夜地陪在父切身旁,照顾着父亲。我第二次瞥见钢铁般的父亲,流下了眼泪,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对母亲说,惋惜现在,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父亲和母亲,错过了最美的华年后,末了才拔掉了满身上下的尖刺,而只以柔嫩的肉身来应对相互了!

  当父亲的病情不变以后,我们四个后代各自回到了本身的家庭和事情岗亭,而只有母亲一人在照料着父亲,她对峙不消请保姆。每一天,她扶着父亲出去晒太阳;帮父亲做康复熬炼;陪父亲措辞,只管父亲并不能完全听懂;她做好父亲的一日三餐,好吃的所有留给父亲吃;坚强而乐观的母亲,传染了病后郁闷的父亲,父亲的脸上渐渐有了光泽和笑脸。

  几年下来,母亲却变得越来越瘦了,腰也变得驼了,连耳朵也变得聋了,可是,她却依然对峙本身照顾父亲。

  一天,母亲对父亲说,“老头子!你没事的时辰,帮我寄望听听外面卖菜的吆喝声,奈何我老是听不着?我们都好几天没有买到新鲜蔬菜吃了!”父亲默默所在颔首,第二天,父亲果真听到了外面卖菜的吆喝声,他用他那不成形的声音在告诉母亲:卖菜的来了。

  母亲高兴奋兴地去买回了菜,开心地对父亲说,“你的耳朵还真灵,一听一个准!以后啊,你就做我的耳朵,我就做你的嘴巴!”父亲含泪而笑,良久,他颤颤地伸出左手已往,去拉住母亲的手,牢牢地,牢牢地攥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