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长枪权三》经典影评10篇

时间:2020-07-30来源:读吧文学网

  《长枪权三》是一部由筱田正浩执导,岩下志麻 / 郷ひろみ / 田中美佐子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长枪权三》影评(一):人在历史的严肃中可笑着

  好看,耐看,经看。

  首先是场景上的唯美与优雅,干净。再之情节上的生动与直线推进,而在权三夜入夫人家学习茶道之秘时,因为夫人的压抑放纵而导致的情节陡生转折,又在人性的发掘上找到了意外的新路。

  偶然性的推动以及必然性的悲剧结局,不免让人对于命运发出不自觉的唏嘘,一切都在顷刻之间。

  而因如此,柏林也以一个银熊向筱田正浩致敬。

  《长枪权三》影评(二):冤死的狗雄,男盗女娼的现实

  不认可楼上说的,这里面有关爱情,更不存在“是女人在投入去爱”。男人有欲望,难道女人没有欲望吗?就像御法度里的加纳,权三是一个很容易勾起女人心中爱欲的男人。而男人了解欲望就是欲望,女人却将欲望当做爱情。雅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处在丈夫出长差的当中,正是空虚需要抚慰的时候,又偏偏是一个聪明、有知识的女人,权三在雅的热情和狡猾的逻辑面前失去了清醒的判断。“帮助我丈夫,使他免受错杀妻子的恶名”,这是什么道理啊?这个原因就让权三放弃切腹了吗?一个武士将名誉看得比女人的贞洁还重要,怎么可能答应放弃自杀,背着恶名远走高飞。耻辱啊耻辱啊,作为一个贵族,一个声名卓著的武士,他没有切腹!

  标题起得多么讽刺!枪圣权三!

  我的双眼一直在等待权三挺抢搏斗的场景,没想到屈死于街头!

  雅在最后一句“丈夫大人,我十分挂念你啊!”彻底注定了她的死局。是否杀掉妻子,本来市之进这个好男人心中还是有一些动摇的。可是看到情人刚刚死去,竟然可以马上转移到另一个男人身上,市之进也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竟然变脸可以如此迅速。

  一个承平的时代,没有了英雄主义,那就只有男盗女娼。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时代,被女人的情意动摇,会丢掉他的枪,像一条流浪狗一样屈死。

  《长枪权三》影评(三):对权三和彩在事变后的反应之分析

  当权三和彩的衣带作为通奸的证据被人拿获后,两人立刻明白一场危机即将来临,此时两人的反应是颇耐人寻味的。

  权三的第一反应是,他的名誉要完蛋了,随之而来的是其武士生涯的完结。作为长期受武士教育的一名武士,他自然想到用一死来维护名誉。对日本武士来说,只要切腹,一切污名都是可以洗刷的。于是权三立即要拔剑了。

  但彩拦住他,说如果权三死了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哪好,反而会使自己的武士丈夫名誉受到损害。我很怀疑,彩当时会是出于真心而考虑自己丈夫的前途。我想,这大概是托辞罢了。她当时下意识的只想先保护自己。大家看到,她首先说的是,“一切都是伴之丞的错”,言下之意我和你权三都是被这个伴之丞给害了。遇事先把责任推给其他人,这个是许多人常有的毛病,彩恰恰也不能免俗。

  虽然出身武士世家,彩却是一个虚荣的女子。先前,她嫌丈夫市之进热衷茶道,缺少男子气概,是少女对武士英勇的虚荣,如今她已经能说出“时代变了,武士侍奉藩主的方式也要有所不同”这样的话来,想必丈夫因精于茶道得到藩主重用,也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不小的满足吧。

  这样世俗的一个女子,丈夫长期不在身边,心中垂涎风流美男子权三,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突生变故,她断然不会为名誉而死,她下意识地想抓住什么来挽救自己。作为被伤害到名誉的丈夫,肯定是指望不上的,而她那恪守传统武士道精神的父兄,也必会以她的行为为耻,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她不能让这个男人死掉,她要这个男人带她走。于是,借口替自己的丈夫挽回名誉,她步步紧逼,竟然要权三认自己为妻。

  此时的权三,早已打消了死的冲动。他本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武士。虽然有着武士的身份,却热衷于茶道,希望博得藩主的重用;虽然有着不错的武艺,看重的却是众人的羡慕和由此而来的名声。所有这一切,加之自身的美貌,使得自己可以充分享受世俗的快乐。事变刚起之时的冲动,已然在半老徐娘的风韵前消退,但是认彩为妻又再次挑战了他所剩无几的武士价值观底线。“我不能认有夫之妇为妻”,他挣扎道。只是,这挣扎也坚持不了太久。当更鼓敲动,拂晓将近时,权三终于明白,既然做不成武士,再守着武士的价值,未免迂腐。不由得无可奈何地唤了彩一声“我的妻”。

  权三的心路变化,恰似武士阶层和其价值取向在承平时代中逐步蜕变解体的真实写照。曾经被奉为圭臬的那些精神,一受冲击便垮了。

  其实权三和彩,同我们今天的许多中产阶级人士一般无二,看似颇风光体面,平时闲聊起来也好象不乏理想之光闪耀,但真正关心的无非是世俗的享受而已。可我们就是这样的人,我们也只想做这样的人,即不愿为这些世俗享受付出金钱以外的其他代价,更不愿意把自己的灵魂拿出来接受高尚的道德拷问。不幸的是,权三和彩为这些世俗的享受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未免有些太高了。或许这正是那个时代的写照。

  《长枪权三》影评(四):个人笔记 摘自日本雅虎 长枪权三

  内容紹介

  武士道、茶の道、元禄、官能―――

  篠田正浩監督が近松門左衛門の世界に挑んだ衝撃の意欲作、初のDVD化!

  絢爛たる様式美を駆使し描かれた時代劇。出演は郷ひろみ、岩下志麻ほか。

陕西公立癫痫病医院>  近松門左衛門原作の世話浄瑠璃「鑓の権三重帷子」を映画化。

  悲劇が生み出す感動の瞬間が凝結する・・・!

  lt;ストーリー>何がふたりを狂わせたのか。破滅への道をひた走るおさゐと権三の道行きは、時代を超えて見る者の胸を強烈に揺さぶる!

  出雲の国松江藩。鑓の名人で美男の評判が高い表小姓笹野権三は、参勤交替で江戸へ単身赴任中の浅香市之進の女房おさゐに茶道の伝授を請う。ところが、深夜二人がもめているのを障子越しに目撃した権三の同僚・川側伴之丞に、不義密通の床入りと曲解されて不倫を言い触らされる。不義密通の濡れ衣を着せられ、

  姦通の烙印を押されたおさゐと権三の悲劇の道行きが始まる…。そして、妻の敵討ちと夫がこれを追う―。

  女は果たして生涯を一人だけの男で生きてゆくことが出来るだろうか……。

  ■近松門左衛門(1653~1724)

  江戸中期の浄瑠璃脚本家。代表作として、歴史的伝説を題材とした時代物「国性爺合戦」、町活のギリと人情のもつれを題材とした世話物に「曽根崎心中」「冥途の飛脚」「心中天網島」がある。本作の原作は近松門左衛門の享保2年(1717)の世話浄瑠璃『鑓の権三重帷子(やりのごんざかさねかたびら)』。

  ■鑓の権三

  江戸時代,歌謡に歌われ,近松門左衛門作「鑓の権三重帷子」などの主人公として描かれた人物。元禄期(1688~1704)に流行った歌謡に「どうでも権三はぬれ者だ,油壺から出すやうな男」と歌われ,同10年ごろに大坂の歌舞伎で演じられた。この人物を,近松は,享保2(1717)年に大坂高麗橋で起きた女敵討ち事件を劇化した「鑓の権三重帷子」に登場させた。実際の事件は,松江の松平家中池田文次(軍治)が同家中茶道役正井宗味の妻と密通したというもので(『月堂見聞集』『鸚鵡籠中記』),この文次を劇中では権三としたのである。鑓の権蔵という男伊達が実在したともいう(宗政五十緒「『鑓の権三重帷子』の作劇法」)。

  (近藤瑞男)

  ————————————————————

  笹野権三(25) ささのごんざ

  川側伴之丞 かわずらばんのじょう

  お雪 おゆき

  乳母 うば

  浅香市之進(47) あさかいちのしん

  おさゐ(37)

  虎次郎(12) とらじろう

  お菊(15) おきく

  岩木忠太兵衛 いわきちゅうだべえ

  おさゐの母

羊癫疯症状

  岩木甚平 いわきじんぺい

  万 まん

  杉 すぎ

  角介 かくすけ

  船頭

  奥方様 おくがたさま

  とと様 かか様 

  お父上

  甚平殿

  拙者 せっしゃ

  じじ ばば

  刀 かたな

  鑓 やり

  仇討ち かたきうち

  姦通 かんつう

  曲解 きょっかい

  床入り とこいり

  松江 島根県

  世話物浄瑠璃 当代の人情風俗

  元禄 げんろく

  不義密通 ふぎみっつう

  蛙 かわず

  口伝 くでん

  書状 しょじょう

  養い君 やしないぎみ

  雪駄 せった

  伝授 でんじゅ

  台子 だいす

  父子相伝

  篠田正浩 しのだまさひろ

  抜きんでる ぬきんでる

  表小姓 おもてごしょう 表小姓の数々の中にも笹野権三とて

  槍の権三重帷子 やりのごんざかさねかたびら

  江戸詰め えどづめ

  数寄屋 すきや 茶室

  《长枪权三》影评(五):枪圣权三

  承平的幕府时期,却是武士无用武之时。武艺一流的武士权三,和同样自命不凡的伴之丞,在各方面都是针尖对麦芒的冤家,演武场上的较量不提,私生活也充满唇枪舌剑,因为他的妹妹菊竟爱上权三,打乱他欲将妹妹嫁与豪门助自己事业一臂之力的如意算盘。藩主要从两人中择一个作“真台子”茶道的主持人,这是一个肥缺,权三和伴之丞都极力要谋得这个位置,为此不惜绞尽脑汁。但“真台子”的仪式图谱,掌握在权三的老师,武士市之进手中,他在异地公干。两人只能打独居在家的市之进夫人彩的主意。彩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是“寂寞芳心俱乐部”会员,看上英俊的权三是自然的事。“真台子”传内不传外,彩欲将权三招赘为女婿,当然是一箭双雕之计。权三虽然与菊有婚约,但为谋得优差,仍然假称无意中人。彩夤夜传授“真台子”图谱与权三,获悉权三和菊的恋情,气怒交加之下,将权三和自己的腰带弃于家门,不料为同时闯上门心怀不轨的伴之丞拾到,马上作为两人通奸的证据到处宣扬。权三和彩身败名裂,不得不避祸他方。市之进赶回家,为了家门荣誉,不得不要将乌鲁木齐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当事人赶尽杀绝。不但将伴之丞杀了,也不会放过权三和彩。权三原本热中的是武士功名,并无意和彩相好。然而误打误撞之下弄假成真,风尘仆仆的路途使两人成为同林鸟,无可奈何的命运,终使两人互生情愫。然而他们的命运是没有明天的,最终两人终于为市之进所杀。

  描绘太平盛世下武士无所用其技的困境,《枪圣权三》和《黄昏清兵卫》有异曲同工之处。然而《黄昏清兵卫》的安贫乐道,较之《枪圣权三》的鸡鸣狗盗,不啻于张岱《陶庵梦忆》序所云:“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始知首阳二老,直头饿死,不食周粟,还是后人妆点语也。”清兵卫真是的首阳老人,所谓安贫乐道,不过是山田洋次的妆点语,《枪圣权三》可能更切近历史真相。

  筱田正浩出自传统世家大族,看得出他对日本传统艺术情有独钟,因此拍摄古装题材乐此不疲不厌其烦,因为能最大限度满足他自己的喜好:《心中天网岛》描写江户小商人和妓女的情死事件,《写乐的感官世界》搬演浮世绘画师东洲斋写乐昙花一现的画师生涯,《枭之城》大讲忍者传奇,《枪圣权三》继《心中天网岛》之后再度改编近松门左卫门的木偶文乐净琉璃,讲述的是武士故事。在影片中,茶道,陶瓷,花道,书道,剑道(武士道),庭园艺术等传统日本艺术有极精彩的展示,在考究的服装,布景,灯光,摄影构图的配合下,营造出令人屏息的美仑美奂的幽雅氛围。吊诡的是,幽谧雅净的艺术氛围营造得越美,越发衬托出人物的喧嚣浮躁,不啻是一大反讽。以“和敬清寂”为宗旨的茶道,在片中却啼笑皆非成为武士加官进爵的敲门砖,又引发情欲的波澜,进而牵一发动一身,撼动武士世界的平衡。这一点倒与敕使河原宏的《利休》如出一辙,在那一片中茶道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至于新渡户稻造《武士道》中宣扬的武士道精神,在此片只沦为笑柄,这又与小林正树的《切腹》异曲同工。

  《枪圣权三》中充满传统的氛围和浮动的人心之格格不入,之触目惊心,其实正同《黄昏清兵卫》,显示武士阶层的破产,预示了时代巨变的来临。只不过《清兵卫》是被动的消极的无可无不可,《枪圣权三》则是主动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寄望。

  值得一提的是,《枪圣权三》和《心中天网岛》一样,其中的爱情于男方不过是不得已,于女方却是全情投入的职业。权三其实是个非常理智的人,热中于功名利禄,爱情似乎可有可无,他可以在与雪有婚约的情况下,在花街寻欢,又可以为得到晋升的秘诀,入赘为别人的女婿,将前言抛之脑后。反之,片中的女人,不论是菊,还是彩,反而洒脱磊落,敢作敢爱,那种大胆泼辣,和畏畏缩缩的男人相比,更看得人大快人心。筱田正浩似乎颇着迷于男女之间情与理的争执纠缠,男与女由无情到有情的发展,是他着力营造的重点,也是影片的迷人之处。当然结局是理性的世界战胜人情的世界,悲剧不可避免,但筱田正浩却象沟口健二,借电影表达了对女性命运的悲悯。

Tags:

------分隔线----------------------------